王思聪看不上的充电宝 把我的钱包都吸干了

2020-12-24 07:52:35
“距离2020年结束还有一星期,年初也有好几个月宅家隔离,没机会往外跑,剩下的时间里,我总共在街电上花了307元钱。”做个人年终总结的时候,贾婷发现了一笔不大不小的支出。

307元,也只是贾婷今年为共享经济大市场所做贡献的一小部分——她后来还发现,在更常租借的怪兽充电上,自己光是最近一个月,就充了价值52.5元的电。

简单估算一下,贾婷这一年在各个共享充电平台之间雨露均沾式的使用,已经让她为此付出了过千元。这笔钱要用来网购充电宝,备的货都够在天桥底摆几天摊了。

为了偶尔的远途旅程不无聊,为了看完深夜场电影后还有电打车回家,为了能够帮女朋友唤醒她冻得罢工的手机,总是恰好出现的共享充电宝,已然成为生活刚需。

据Trustdata的《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》,超过200万用户年均使用充电设备超过50次,也就是说平均每周都要额外花钱充电一次。

回看共享充电的发展进程,这个行业2017年才有资本青睐,2019年夏天一过,便迎来了全面涨价期。还有对充电和没电都颇有经验的特斯拉车主指出,就按单价来算,如今的充电宝比每小时电费两块六的特斯拉还要金贵。

伴随着涨价的,还有一系列充不上电、还不上宝等小麻烦,以及不定时爆炸、携带木马病毒、窃取用户隐私等巨大安全隐患。

即便如此,与贾婷相类似的年轻人,依然发现自己是日益离不开共享充电宝。换句话说,他们许是着了共享充电宝的PUA之道了。

共享充电宝的PUA之术

同为共享经济,充电宝总免不了被拿来与单车作比较。

共享单车,有理想,它要解决的是从车站到家门口的“最后一公里”难题,倡导的是绿色和环保;还有市场,光是2016年一年,全行业就获得了超过30亿元的融资金额,赤橙黄绿青蓝紫的单车可以从大城市的街头排到巷尾。

充电宝则不一样,它的面世,许多人都不看好。不少见过世面,能够准确嗅出未来动向的投资人都看不明白,移动充电宝人手一个了,还有必要租吗?

转折点发生在2017年上半年,4天内,多家共享充电宝企业共拿到了7.5亿元的融资,超出众人意料。

那个著名的赌约,也诞生在当年某个普普通通的凌晨。传说,听闻聚美优品将以3亿元入股街电后,王思聪当即在朋友圈吐槽:“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,我吃翔。立帖为证。”

话归正题,拿到投资的共享充电公司开始跑马圈地,逐渐占领了商场、餐厅、酒店、景区。它们假以消灭人们对没电的恐惧为己任,也开始了针对消费者的心理攻略。

压根没用多长时间,出门吃饭/逛街/看电影不用带充电宝,便成为了一件理所当然的事。

当初哈啰单车通过释放押金,实现了共享单车赛道上的逆袭。而如今市面上能见到的共享充电宝,也都赢在了一个“免”字。

凭信用分可以“免”押金;操作界面就寄生在移动支付平台上,可以“免”装APP;只要肯付钱租电,便可以“免”去提前一晚充好电的麻烦,包包重量也“免”了1kg。

对于出门连充电宝都不愿带的人来说,还有什么比“免去”更合心意的字眼吗?

“免押”总会出现在充电装置最显眼的位置。有数据显示,2019年共享充电宝信用免押订单占比已达到95.4%。/图虫创意

时间总会给出最有想象力的结局。前后脚发展起来的两个共享经济项目,看似前途光明的共享单车成为了城市废墟中的烂铁一堆,环保的初心被运营成了资源浪费,还有一大批用户的押金成为了漂浮在时代上空的幽灵。

反观被普遍认为是“虚假需求”的共享充电宝,经过短时间的洗牌,竟也扒拉出一条生路。以街电、小电、来电、怪兽充电,这“三电一兽”为首的市场头部,已然具备了盈利能力。据艾媒咨询发布数据,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宝用户规模已增长达到3.05亿人。

据企查查数据,即便是在今年上半年,线下商家营收情况受疫情影响严重时期,我国仍有281家企业注册内容为共享充电宝相关,仍有人排着队等待入局。

共享充电宝给人的溺爱,是让他们可以出门除了手机什么都不带。它嫁接的是人们对手机的依赖,趁的是电池能耗发展跟不上5G速度的机,在我们手机电量条泛红那刻,偶遇的任意一台共享充电终端都成为了天使。

数码行业上游的公司造出了千奇百怪的充电头,自诩为创意。如今是一台至少带仨头的共享充电宝吃到了红利。/图虫创意

和没电比起来,扣钱又算得了什么?

即便是不小心损坏、丢失、忘还了,它也只会在操作界面温柔地提醒你,可以用99元买下这台充电宝,或是在账户中悄悄把钱带走,绝不会像被遗弃的共享单车那般发出幽怨的悲鸣声。

不敢扶不敢扶。

事实上,它更乐于这种“私有化”的行为,一来是自己赚的钱更多了,更重要的是,你不也“免”去了找机器、找客服的麻烦了吗?

将用户牢牢抓在手心的共享充电宝,在2019年从每小时1元,明目张胆地涨到了每小时三四元。

个中的PUA模式大抵也是一样的,和没电比起来,涨价又算得了什么呢?

共享充电企业需要给合作商家分成,高额的入场费也是充电升价的原因。

PUA成功之后

大胆诱惑,吸引来足够多的消费者后,共享充电宝也开始露出了本性。

12月19日,广州的一位陈女士,在租用商场内的共享充电宝充电半小时后,便接到一通电话。对方能准确报出她的银行贷款数额,并以信用额度为由,要挟陈女士立即按提示转账五千元。

和大家预想的一样,听话转账之后,陈女士被骗子拉黑了。

公安部网安局也曾发布提醒,火车站内叫卖的满电充电宝、商场内的可租赁充电宝,都有可能被植入了木马病毒,一旦接通手机,我们的个人信息便有可能会被窃用,甚至整台手机都能被对方随意操控。

回想共享充电概念诞生之初,便有业内人提出质疑,许多充电桩的本质就是一台电脑,有内置的集成电路、芯片,靠一段程序运行,人们数据线连接充电,无异于将手机交代给一台由陌生人操控的电脑。

如今共享充电项目落地已有三四年时间,过去的担忧发展成了现实。

公安提醒一出,各公司倒纷纷发声明,表示自家充电宝上带的是电源线,而非数据线,仅供充电使用,不具备数据传输能力。只是在问题曝光前后,解释权全在他方,我们连知情权都没有。

除了信息安全存在隐患,共享充电宝的使用者还需提防它突然的物理攻击。

今年9月,同样是在广州,一家店铺的共享充电宝装置发生自燃,幸好店员迅速将设备扔出店外,物业也及时赶来灭火,才没有酿成大祸。广东的另一处农庄就没有那么幸运,其前台的共享充电设备选择在2019年的某个深夜发热,最终在凌晨燃烧成一团200平米的大火,惊呆了所有人。

电池是共享充电宝进行成本控制的重要一环。节省在电池上的部分,经过比一般充电宝更高频次的使用与损耗,将以线路老化、挤压碰撞等不同概率的意外形式,作用到使用者身上。

但说到让用户最反感的,还是共享充电宝都把你的懒惰劲儿培养起来了,自己却无法实现当初承诺的那般便利。

湖南日报的“湘问”是市民投诉专栏,其中总能看到不少与共享充电宝有关的bug。比如一位肖先生在洗脚店用过一次充电宝后,每个月都会无缘无故地从微信里被划走14.9元会员费,可他连自己什么时候注册的会员都不清楚。

比如另一位张女士,她称自己在商场还了充电宝之后,没有及时收到归还成功的信息,几天后才有消息提示她的充电宝仍处于借出状态。她将问题反映给客服,却得到“需要去商场找回那枚充电宝编码”的解决方案。

遇到过最长情的一台共享充电宝,陪我从广东飞到了四川,其间还同时替多位同行出差的伙伴供给上了电量。

现代都市恐怖故事,莫过于眼看着手机电量要骤降到10%,充电桩却和你玩起了捉迷藏。

在人满为患的购物中心,好不容易找到仅剩的一台共享充电宝,借出来后发现只有一格电量。

手机喂饱了,打开地图,发现附近1公里内的机器全还满了。

结束约会,兴高采烈地回到家,一摸右手口袋,是电量充足的手机和甜蜜的晚安短信,一摸左手口袋,那必然还有一台你忘记还的充电宝。3块一小时,一天封顶30元,等第二天早上太阳升起,楼下的Tony老师开始营业了,你才可以硬着头皮闯进店里,结束这场消费。

“我又忘了借/还充电宝了”或能成为一代年轻人的口头禅。

不还充电宝,半夜都会被吓醒。

说到底,共享经济,重点在“经济”,经营者图的是获利。倒是我们自身,只看到了“共享”,还以为别人是在做公益。

还能不能让人好好充电了!

共享充电发展至今,有人正在筹备上市,有人正带着资本与平台优势,给行业不断带来新的冲击。

无论新老经营者,他们所走的路径其实和共享单车是一致的,拿钱,铺设备,实现盈利。

现如今,共享单车已经成为一个“失败”的项目,它的2.0版本共享电动车也在尴尬地找寻自己的定位。那共享充电宝呢?

就目前来看共享充电是可以盈利了没错,但亦有媒体发现,经过一轮偷盗充电宝、专利起诉、涨价等事件之后,整个共享充电行业“冷得连负面新闻都极少”。还有工作两年多的PR最近从中辞职,就是因为“公关方面没什么事儿做,业务能力都得不到提升”。

将充电宝从这些笼子里释放出来,我们才能获得自由。/图虫创意

不是说这种不搞大新闻,闷声发大财的形式不好,而是应该想想为何共享充电明明是一个发展势头还不错的新兴产业,却四处可见“日薄西山”般的疲态。

被PUA了一段时间的消费者,也不是说每次5块、10块的,让它赚了就赚了,而是得要求自己本该享有的权利与服务。

确实,共享充电宝不像单车,是从大家都熟悉的老行当中琢磨出新玩法,叫人眼前一亮。它本来就只是跻身于日新月异的电子行业一隅,也并非什么核心技术。未来的变化,谁也说不清楚,充电宝想来也不必当那个开山劈石的勇者。

确实,充电宝的本质也就是块电池,不是三头六臂的哪吒。它顶多能在冬天用到发烫时给你暖暖手,夏天也没必要像变形金刚一样支棱起个风扇,边充电边给你吹吹风。部分共享充电宝的归宿,从互联网中诞生的事物,互联网会消化掉的。

媒体都在指出,共享充电宝商业模式太过单一,头部企业竞争已进入白热化阶段,现有企业需要培养自己的差异化能力,建立起核心竞争力。

那么这个差异和竞争力到底体现在哪里?

不如咱还是先从保证有一块不会轻易炸裂的充电宝,清晰透明的扣费标准,以及至少是要由真人扮演的客服做起?

《共享充电宝报告:2020年用户规模将达2.29亿,行业长期向好趋势不变》艾媒网

《那些共享充电宝还没死》虎嗅网

《Trustdata:2019年中国共享充电行业发展分析简报》

《风口遗猪,共享充电宝上岸?》盒饭财经

《比特斯拉充电还贵的共享充电宝?充电宝都要用不起?到底闹哪般?》江翰视野

《看完行业真相,人民似乎真是要用不起充电宝了》极客公园

《悄悄涨价的共享充电宝,真的在闷声发大财?》投中网

《共享充电宝的西西弗斯困局》王新喜